三方晶系

看看就好,不用关注。随时躺列死号。年底清理黑历史。
理解万岁,勿掐自重。
脑洞存放地。生惧不混圈。

❀❀❀
永远的墙头:刀剑乱舞/FGO/宝石之国
❀❀❀

修改癖见谅。

©三方晶系
Powered by LOFTER
 

扔两个刀婶片段之二

CP骨喰藤四郎x女审神者


——blank talk——

这个片段是我去年写的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

用了一个梗,和碎刀有关,不过我家的骨喰没有碎过,碎的是江雪(掩面(用极御守救了真的

很抱歉只有片段…因为我已经忘记这个故事最初的设定了,大纲写的太简单Orz会慢慢回想的,争取写出来(握拳


——正文片段——


本丸又进入了多雨的天气。

骨喰藤四郎听到几声敲击声,轻而缓,仿佛每次落下之前都要拿捏力道,他无言的站住,此处是进入黄昏之时的天守阁回廊,雨丝飘的无声且细密,庭院的石灯很快就被浸湿成一片深色,然后是积水,顺着凹凸边沿长长短短的滴下,天光被水色润泽,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发光。

应该算是春雨吧,骨喰藤四郎想。扑面的风潮湿且带着暖意,仅仅隔了三日,已经没有之前吹的人耳骨发疼的冰冷,冬天在悄无声息的退去。

“兄弟?”前方的鲶尾藤四郎保持着小跑的姿势停下来,侧脸在逐渐暗下来的光线里被模糊了属于少年人的棱角。

骨喰藤四郎回过头,静静地端详他的眉眼,想起自己,他们有些像,又有些不太像,如果用镜中倒映来形容双子,那么他们该如何被形容呢?发色犹如光与影的对比,气质却恰恰相反。

骨喰藤四郎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掌,纹路分明,指腹带着薄茧,是武者的手,食指和拇指摩挲,皮肤上都是涩意,他不明白,从获得人身到现在不过才半个月,短短半个月足以让手指的皮肤结上这么一层厚厚的茧吗?仿佛身上承载了双倍时间。

这双手连同“骨喰藤四郎”这个人,都让他感觉奇怪,对此,兄弟解释为“获得人身后遗症”,嘻嘻哈哈的一带而过。

得不到答案的疑问,只会在屡次的避而不谈中发酵。

刀是没有思想的,如果是作为刀的自己——骨喰藤四郎会思考这些问题吗?

对此,目前的他一无所获。

“怎么了?”自己长时间的沉默让兄弟忍不住询问了一声,鲶尾藤四郎走过来,歪着头看他,长长的马尾发梢扫过肩膀,调皮的跳了一下。

兄弟一直比自己活泼,按照人类的好恶,显然他属于更讨人喜欢的类型。

“……今日的近侍是你。”

骨喰藤四郎沉默了一会,才慢慢地开口。从他苏醒在这个本丸开始,就一直没有见过做为主人的审神者,没有任何会面,没有任何出战任务,除了兄弟偶尔会拉着他一起做一些内番日常,骨喰藤四郎这个人也好、这把刀也好,似乎一同被这个本丸和本丸之主遗忘。

这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于是今天当兄弟提出要带他去面见审神者时,骨喰藤四郎迟疑了。

还好兄弟已经习惯了他简短的表达。鲶尾藤四郎抓着发尾走过来,神色有点游移不定。关于往事的记忆,在骨喰藤四郎的脑海里已经所剩无几,而此刻他却清楚的明白这是兄弟思考时的小习惯,这代表他在犹豫,或者在思考该如何开口。

我曾与他朝夕相处吗?

骨喰藤四郎也在思考,为这种熟悉感莫名非常。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