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晶系

看看就好,不用关注。随时躺列死号。年底清理黑历史。
理解万岁,勿掐自重。
脑洞存放地。生惧不混圈。

❀❀❀
永远的墙头:刀剑乱舞/FGO/宝石之国
❀❀❀

修改癖见谅。

©三方晶系
Powered by LOFTER
 

扔两个刀婶片段之一

CP压切长谷部x女审神者


——blank talk——

自从我家嘿西给我锻出一个3h的虎大哥后突然爱上了他的有求必应(x(包括后来他锻出的各种3h太刀江雪狮子王还有萤丸

嘿西真的好棒啊,于是想疯狂的给他比心一下(。

很抱歉只有片段,因为这个设定只是突然在脑海里一闪就过去了……再加上对于嘿西的理解不够,不敢乱写(x)尽量写完,嗯。


——正文片段——




“长谷部?”

他闻声回头,看见主君站在门口,正歪着头看他。她穿着睡裙,蓬松又长,罩着脚踝,在初秋有些凉意的风里摇曳裙摆。一头短发打着微卷,束发的蝴蝶结也歪了,明显是刚刚睡醒,脸上还有着挤压后的红痕。

这副懵懂的样子,比她平日里故作高傲的姿态要可爱多了,压切长谷部感觉心里一软,在她面前半跪下来。女孩有些怔忡,似乎是对他的行为有些措手不及。说的也是,他们单独相见的次数屈指可数,平日里她更依赖于其他同僚——比如她的初始刀歌仙兼定,他们一起走过最初的生疏岁月,如果歌仙兼定在此,必然要一边絮絮叨叨的抱怨着,一边跑过来给她扶好发结、整齐衣襟,他们彼此深信不移, 将对方亲昵的举动视以为常。

“主君,我在。”

如果换成是他压切长谷部,他想,大概会被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又想到了某一日她和鹤丸国永的对峙,小姑娘竖起眉,一巴掌打开了白衣付丧神想要安抚她的手,他听见了一声肉体相击的清脆声音,以及付丧神为了掩饰失落的一声感叹。

名为鹤丸国永的付丧神,发出哦呀的感叹声,状似不介意的离开了,虽然嘴角仍然噙着笑意,可身为刀剑,又有谁不渴望来自主人的另眼相待呢?

压切长谷部想了想,还是缩回了试图伸出帮她整理头发的手指。

事实总是出人意料。女孩抓住他的手,她的手比他小了太多,手心温暖微润,手指却干燥且清爽,搭在他掌心时显得纤细异常,他突然意识到这一点,因此僵在原地,平摊开手掌不敢动弹,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将这细弱的十指捏断。

主君似乎在观察他,目光清亮,双眼大而圆,离近了才发现她的眉毛短而绒,像是两片羽毛,随着她睁大或眯起的动作微微抖动,带着一丝天真的狡黠。

他没来由的觉得有些紧张,极缓慢的吞咽一下。

“长谷部,”女孩开口了,声音还带着倦意,语气却活泼轻快,“你喜欢我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