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晶系

看看就好,不用关注。随时躺列死号。年底清理黑历史。
理解万岁,勿掐自重。
脑洞存放地。生惧不混圈。

❀❀❀
永远的墙头:刀剑乱舞/FGO/宝石之国
❀❀❀

修改癖见谅。

©三方晶系
Powered by LOFTER
 

刀婶片段之三

鱼-上(萤丸x女审)

1-

意识开始恢复清醒时,冰冷的触感逐渐包裹了四肢。

开始感觉到下沉。寒意冻结了声音,试图张嘴呼救,海水倒灌入喉舌,冻的牙齿发麻,咽喉如饮沙砾,疼的呼吸间似乎都能飘出血丝,海腥气充盈整个鼻腔。

下沉。手臂僵硬无法挥动,只能在一片水波荡漾中看着自己的手指僵直而惨白,如同蒙上一层盐霜。

下沉。沉入冰冷潮湿的水下,连日光也不能穿透,深深深深的海底,如同永夜的降临,感觉有一片凉滑扫过手臂,也许是一片海草,也许是巨鱼摇摆而过的尾鳍。

双眼无法视物,声音无法传达,就这样沉入海底,记忆在永无尽头的黑暗中和时间一起分解,血与火,骨骼与钢铁,都一点一点地消散,什么都没有了,连同自身一起……

自身……

我……是谁呢?


2-

这个念头浮现时,久违的氧气、声音、血色、还有皮肤间的暖意,在一瞬间蜂拥而至,少女审神者眨了眨惺忪的睡眼,耳边似乎还能听到海水倒灌的噪音,一时之间难以消除梦境与真实的模糊感。

天守阁的起居室外,为了保证良好的视野,连枝叶都被修剪,此刻只有初秋午后的阳光越过长长的廊檐,毫无遮拦的照进来,又因天色而止步于床榻前的半寸之余,审神者歪过头盯着那片光斑,大脑仍处于放空状态。

梦里冰冷的感觉仍在,只是动动手指这种微小的动作,手背上就激起一阵冷颤,她咬着牙忍下发抖的欲望,努力回想着梦境中的画面。

越是努力回想,越是回忆不起来相关的画面,审神者自暴自弃的埋进松软的被褥间,直到障子门被拉开的声音响起。

穿着灰色短袜的少年一身戎装走了进来,背后的武器在地上拖下一条长长的虚影。

“呐,”近侍平缓的声音及时驱散了起居室里的低气压,审神者转过头,正对上了萤丸疑惑的目光,“你……主人你没事吧?”

“我……”她试图开口,却只说了一个字就无法继续下去。

思绪仍然一片混乱,纵然想解释想询问也无从说起,最终她只能放弃似的垮下肩膀,沉默着摇了摇头。

长发随着她的动作在枕上扫来扫去,扑了一脸,审神者失意的停下动作,被头发覆盖的脸看不清表情。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她感觉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探到自己颈侧,
“哎……真的没问题么?衣服上这是什么味道……”他似乎不放心的跪伏下来,说话间就要往她身上凑。

审神者心下漏了一拍,陡然坐直身体,避开了近侍的嗅闻,“我没事!”

也许是她的闪躲太过明显又生硬,这位少年模样的大太刀沉默了一会,随后像是没事人一样,递给了她一封手书。

“爱染来信了哦。”萤丸在她身边躺下,打了个呵欠,“想着你大概想看,拿到信后就送过来了……刚刚远征归来,资源已经被搬进锻冶室了。”声音越来越小,尾音停在逐渐缓慢的呼吸里。

审神者快速的看完了信,这是修行中的短刀少年最后一封信,明日即将修行归来,值得期待的明天把被噩梦困扰的糟糕心情一扫而空,她回过头想和近侍分享这个好消息,却看到他已经进入深眠状态,帽子和佩刀整齐的摆放在榻前,即使是静放在鞘中,历经厮杀的气息也无法压制,似乎只是看着它,就能听见金戈铁马之音,审神者禀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这把铭为“萤丸”的大太刀,直到看见锈斑和海藻爬上刀身——

“!——”她倒抽一口凉气,试图挪走刀身来阻止它们的生长。

一只小小的手阻止了她的动作,“刀很重,”他放轻了力度握住她的手,“你看见了什么?……鲤。”



——blank talk——


翻备忘录发现我写了好多刀婶的片段……都没写完Orz又是一个几个月前写的东西,我努力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