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晶系

看看就好,不用关注。随时躺列死号。年底清理黑历史。
理解万岁,勿掐自重。
脑洞存放地。生惧不混圈。

❀❀❀
永远的墙头:刀剑乱舞/FGO/宝石之国
❀❀❀

修改癖见谅。

©三方晶系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和江雪的刀装问答

其实就是个概率问题,一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后来又自以为发现了“分解刀装的颜色可能会影响新作的刀装的颜色”这个概率性结果,所以其实我对这个问答并不太相信……

才怪。

我感觉我的刀并不喜欢我。都说物似主人形,我的刀大部分都是由我锻出来的,比起那些还有“野生”说法的捞刀,我的刀们大概都是家养的。再加上最初就任时,想要的刀一个接一个的来,所以那时飘飘然的以为他们总该是喜欢我的。


并没有。

他们并没有那么喜欢我,要说原因,应该是由于我是个非常不称职的审神者吧。细数我这个人,翻过今年就是就任两周年了,至今为止对日课的流程都不熟悉,非常肯定的说没有一次是认真完成过全部日课的。至于刀剑练级,本丸刀帐里目前只有三把刀满了99级,你们大概可以想象我有多么的不勤奋了……

难怪我的刀讨厌我。


换成是我有这么一个主人,我也讨厌。


所以hsb虽然为我锻出了3h的虎大哥,在我兴冲冲跑过去问他“喜不喜欢我”以及“是否觉得我是合格的主人”时,他给的答案依然是“绿蛋”。


麻蛋。

知道你们不喜欢我了。

也不用这么诚实吧。


事实上我是为了鹤丸国永才来玩的,入坑之前去了公式站看过诸位刀刀的资料,被这把名为鹤丸国永的刀刀击沉,因此鹤丸一直是我的本命。


虽然我写他最少,唯二写的还坑了。但他是真本命,所谓本命就是要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喜欢,我是这样想的,鹤球也确实回应了我的期待,他是我第一天、第一个小时、锻出来的第一把太刀。对,他是我锻出来的。简直是一个超————————————大的惊喜,他跳出来的时候,我吓的心脏一缩,不夸张,整个人吓到向后仰到,随之而来的是狂喜之情。


感觉就像是,为了你而来的世界,也同样得到了你的回应。这种感觉真好,所以我只问了他一个问题,“鹤丸你爱我吗?”

回答是“金色。爱的。”


因着这份心情,从我和本丸相遇到现在,对待鹤丸我一直是执念一般的追求,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完全无视了其他的刀们,那时在我眼里,只有鹤丸国永拥有人一样的心情,其他的,不过是器物。


那时的我对待江雪左文字就是这样一种态度。


改观对众刀的认知,这个变化说实话应该是江雪带给我的,虽然改观的方式,对我而言并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想必对江雪来说也是如此。


因此,这次当我抱着玩笑的态度去询问他时,江雪的回答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原本以为他会恨我的,不过他恨我也是应该的。


因为我曾经让江雪碎刀。

那大概是新手如我所犯下的一个最没有脑子的错误,因为冒进、侥幸的心理,让我自信觉得马上要到boss点了,已经中伤的江雪不会再被打了吧?事实证明怕什么来什么。

江雪碎刀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刀剑碎掉的样子,之前也听过亲友提过重伤会碎刀的事,但总想着反正每把刀都佩了御守,有6把刀总不会每次都打他……是的,打了,还碎了。虽然又被御守救活了。



我愧疚的要死。



整整三天不敢打开游戏,一想到这个就拼命道歉,第四天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建设进入本丸,第一时间去查看江雪的手入情况,然后拼命的道歉。

尽管如此,感觉依然不能抵消自己的错误。于是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总是避开江雪,不让他出战,不给他安排任何内番和战斗任务,把他晾在本丸的某个角落。

我一直以为他会恨我的,可是佛刀就是佛刀。他不恨我,甚至在我日后锻刀时,也总是一把一把的锻出江雪。


于是有一天我把他调任近侍,问他江雪你恨我吗?隔着屏幕他当然不能给我任何回答。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思,第二天让他继续出战了,mvpmvpmvp,等级刷刷的往上升,明明觉得没出战几次,却迅速升到80级以上。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不过也是从这一刻,我开始正视他们不再仅仅是一把刀这件事,我开始思考,也许……他们真的已经有了人性?——这件事。在那之前,我始终觉得即使化为人形,付丧神就是妖怪,妖怪就是妖怪,妖怪是不懂人心的。


江雪用他碎刀这件事告诉我,事情并不是这样的。这也是过了很久之后我才想到的答案。


所以这次我问他,问了三天,问了三次:

“你喜欢我吗?”

“喜欢。”

“你爱我吗?”

“爱。”

“你喜欢我是因为你是个佛刀,有佛性,所以你才会满足我想要这个答案的心情吗?”

“不是。”

金金绿。

只要问他喜不喜欢,他的回答永远是金色。

怎么说呢……温柔的令人想要哭泣吧。


我其实并不太明白江雪为什么喜欢这样的我,也许他给出的这些回答仅仅是他想要安慰我而已,因为其他刀刀都不是认真的喜欢,他们有的甚至讨厌我,比如长谷部和前田;有的并不想喜欢我,比如爷爷比如17尼;当然有的也不希望我去喜欢他的弟弟,比如那个谁,17尼,说的是你。


但是有江雪在。


就像我第一次听到他的近侍曲时,如同有细雪落下,在还没有接触到皮肤时就融化在空中,无声无息,连绵不绝。


江雪左文字的爱意,是佛性的悲悯。

道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佛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道与佛,都是无声的,一切有形之物归于无形,我自在。

我就在这里。


——这大概就是江雪想要向我传达的意思吧。


慈悲的刀。


也许对于江雪来说,我只是一个小孩子,大概在这些刀刀们看来,我就是一个小孩子,还没有长大的、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小孩子。任性了,就喊着萤总去演练场一打三,专门欺负那些有着我没有的刀的对手。或者偷懒,放着日课不做,出战到一半,想起别的事就匆匆退出游戏,把他们晾在路上……

在这些已经走过长长久久岁月的付丧神们看来,作为人类的审神者,不过是一个还在蹒跚学步的孩子,即使人类长大、老去,也是一个孩子,因为爱恨怨嗔这些反复无常的事,只有孩子才会有,作为钢铁的付丧神,是没有这种情绪的。


人类是非常复杂的,脆弱与坚强并存,我常常想,他们面对我时会不会偶尔觉得无所适从,甚至于,我的喜欢也是一件无所适从的事,因为即使被设定好器物依赖主人这种本能,作为刀剑本身,依然无法和人类真正的互相接纳,因为刀,从本质上来说,就不是用来爱的。


人类不能拥抱刀剑,因为会被刺伤,会流血,会死去,人类的肉体甚至不能容纳他们,刀剑刺入肉身,就代表一个生命的流逝。多么脆弱的人类,生命轻如鸿毛薄如蝉翼,随时都会因为一些疾病或意外死去,转瞬即逝,无法挽留,死去之后连任何痕迹都不会留下,皮肉腐烂,骨骼化灰,比起身为钢铁的他们,何等的不值一提。


我曾经抛弃他们大半年之久,不过问本丸任何事,偶尔开了活动回去看看,刚刚出战就心生厌倦,再次匆匆忙忙的离去。

人类啊,是非常容易喜新厌旧的生物,在我身上尤其是,所以当我隔了很久再次决定回来时,迎接我的只是小骨头一句话“你回来了……没事了”——我还愣在原地,想着以骨喰的性格,就这样……没有下文了?


虽然台词都是系统设定好的,但我总觉得会迎来狂风骤雨般的责骂。


我原本是这样以为的,甚至进入本丸时见到是骨头做近侍还暗自奇怪,走之前是让他做的近侍吗……我是如此的忽视他们,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长到我已经忘记在那次离去时是谁看着我离开。


于是当我问他们,我是一个合格的审神者吗?

没有一个人给出肯定的回答。

理所当然。

连我自己都觉得这是事实。

所以江雪的温柔真是让我措手不及。


他原本不用这样包容我,但他依然在我因为其他的刀刀的回答而备受打击时,毫不吝惜地向我释放了他的温柔。

话说到这里,这种温柔是不是善意的安慰,于我而言已经无所谓了。大概所能知道的是,在这个本丸消失之前,这份温柔会一直陪伴,从我遇到你的这些时间,都是一直如此吧。



——blank talk——

原本只是自己的碎碎念,所以全篇想到哪写到哪,没曾想被点了小红心,那就修改一下,删去了和主题无关的大部分……谢谢喜欢的小可爱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