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晶系

看看就好,不用关注。随时躺列死号。年底清理黑历史。
理解万岁,勿掐自重。
脑洞存放地。生惧不混圈。

❀❀❀
永远的墙头:刀剑乱舞/FGO/宝石之国
❀❀❀

修改癖见谅。

©三方晶系
Powered by LOFTER
 

咬(药研x女审)

CP药研藤四郎x女审神者

*原创女审神者,私设有,OOC看不同本丸

*按照惯例piao短刀,尽力表现Aniki的男前力,作为一把气场两米八的短刀,如果本文的药哥没有这种感觉,一定是我的锅【土下座

*随手写系列,没有文风,日常向

*手机码文,排版被狐之助吃了

*殴打作者请排队

以上可以接受?




请走【指下






===+防误食分隔线+===





药研藤四郎听到动静时大概是按照现世计时的凌晨一点钟。

大将所在的起居室并没有计时器,因此他仅凭经验做出判断。对于一把浸淫于战场的刀来说,根据星辰与空气的湿度来猜度时间也算是生存必备技能,毕竟夜行军时,分秒间就会决定一场战役的天时地利与人和。

被主人的灵力结界庇护的本丸会受到夜袭的几率非常小,因此药研藤四郎暂时将此番动静视做非敌袭性质。

这样想着,他还是缓缓地抽出腰间佩刀,轻手轻脚走上天守阁楼梯。

光滑的地板保养得当,即使轻巧如他,也免不了留下一阵细碎的足音。不过在旁人看来,这只是作为一把战刀的药研藤四郎过于苛刻自己罢了,事实上,下意识进入迎战状态的他早已踮起脚尖走路,轻而浅的脚步声随时融入到周围的虫鸣、风声与枝叶摇曳中。

走过楼梯的拐角时,药研藤四郎放缓了呼吸,大将的房间内只挂了一盏灯笼,微弱的烛光透过绘花的和纸留下一圈朦胧的光圈,这光再被门上障子过滤,在他所踏足的地方,只有一片浓淡不一的夜影。

夏夜的气氛浓郁,本丸里的诸位同僚寝室虽然算得上比邻而居,但毕竟与天守阁相隔各有一段距离,因此身在药研藤四郎的位置,周身只有属于夜的动与静。

他暗笑一声自己的过于警惕,收回刀转身准备离开,却被身后突然变化的风向惊出一身冷汗。

转身拔刀,俯身后跳,一系列的动作只在一个呼吸间就完成,药研藤四郎全身绷紧,右手执刀,如临大敌一般防御着,身为付丧神的夜视与动态视力在一瞬间帮助他对眼前的情况做出判断。

药研藤四郎呆住了。

昨日早晨告假去往现世的大将,凭空出现在天守阁顶层的露台上,一脚踏空摔了下来。

“……大将!”药研藤四郎迎面将踩空了护栏的女子抱了个满怀,虽然身体立刻做出反应,然而大脑还在状况外的他思维有了一秒的断片,这一秒的停滞带来的结果就是脚下一个趔趄,两人一起摔倒在地。

窝在他肩头的女子一身酒气,指尖摸上她的脸颊,隔着手套也传来烧灼般的温度,他不禁头痛起来。

“大将……您这是喝了多少?”

药研藤四郎扶着女子的肩膀让她坐起来,长而微卷的发丝擦过他的鼻尖,烟草浓郁的焦气充盈了整个鼻腔,他狠狠地皱起眉。

“您又抽烟了!”

然而将脸埋在他领口的女子只是动了动头颅,动作懒散至极,分不清她到底是在回应他的质问,还是在撒娇似的蹭着他的脖颈。

药研藤四郎忍不住叹了口气,撑起女子的身体歪歪扭扭的站起来,身高差稍微让这个人形的身体有些吃力。

“如果您还保留一点意识的话,请您先站起来吧……至少到床上再睡,如果不想第二天起来被长谷部老爷念叨的话——唔?!”

话音戛然而止于他倒抽的一口凉气。

几乎是半趴在他身上的女子,突然拽下他的衣领,抬起头一口咬住了他后颈的软肉。

少年柔软的头发,如蚕丝一般让人爱不释手的凉滑,从女子的角度恰好能看到他身着内番服的衬衫领口内漂亮的锁骨,因为被拉扯而露出的如同一笔勾下的美好肩线,抱着她的手臂从挽起的袖口里伸出来,瘦而有力,肌肉绷起,充满生力。

在战场上即使遇到死局也能从容应对的药研藤四郎,现在却手脚无力的站在原地,大脑完全空白,如果不是前一秒还保持着抱着自家大将的姿势,恐怕他现在已经瘫软在地上。

此刻的他早已没有平日里稳重成熟的样子,呆呆的站着,后颈上传来清晰的唇齿厮磨的触感,温热的鼻息喷在耳后,灵巧的舌尖时不时的点触皮肤,散下的发丝像瀑布一样落了他一头,之前被他嫌弃的烟草气没有了,女性肌肤的味道混合着香水味扑在他脸侧,像是充满雾气的水面,又如露水里的胡枝子花。

他能想象到自己的耳廓是如何一点一点的变红的。

不待他的理智回归,女子已经松开了口,尽管她刻意压低了声音,不停颤抖的身体还是昭显了主人肆无忌惮的笑意。

“您……请您不要戏弄我啊大将!”药研藤四郎努力稳住自己发颤的声线,然而责备的话出口后却绵软的毫无威慑力。

“抱歉抱歉……”女子笑得停不下来,“怎么说呢,只是突然想起了被叼住后颈毛皮的小奶猫,即使再闹也会一瞬间安静下来,试了一下发现药研的反应还真是……有趣啊。”

被袭击了后颈的药研,简直就像一只被叼住了脖子就乖乖松软下来的幼猫。

尽管知道对方只是因为太过于猝不及防,受到了生命威胁的身体无法及时做出反应而已。毕竟咬的地方是脊椎、动脉、颅骨的连接点,是人类身体真正脆弱的部位,长期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少年恐怕很难接受如此亲昵却又带着攻击性的行为吧。

然而这个少年样的付丧神只是抚上后颈,沉默以对,并没有一句苛责之语。

再过份的行为在他这里也能得到温柔的原谅呢……

闹完之后逐渐清醒的女子心头浮上愧疚。

“我……”她忍不住抬手摸上对方略带热度的面颊。

“因为是大将,所以没关系的。”少年微笑,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

黑暗中,他的眸子像猫一样微微发亮。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