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晶系

看看就好,不用关注。随时躺列死号。年底清理黑历史。
理解万岁,勿掐自重。
脑洞存放地。生惧不混圈。

❀❀❀
永远的墙头:刀剑乱舞/FGO/宝石之国
❀❀❀

修改癖见谅。

©三方晶系
Powered by LOFTER
 

爱(R18,乱藤四郎x女审)

Attention:

本章R18,开车有肉,有各种工口描写,有吸烟描写,注意回避

*CP乱藤四郎x女审神者

*原创女审神者,无姓名使用,私设见文中

*练习性感的文字,结果依然是没有文风,按照惯例piao短刀,没粮吃了写个R向报社一下

*乱这么可爱真的没有太太考虑产粮吗QAQ

*手机码字,排版被狐之助吃了,piao都piao了,17尼别拔刀

*虽然觉得多余还是说一下,吸烟有害健康,好孩子不要学,强上违法,好孩子不要学


以上都能接受?



请走【指下


>>>>>防误食分割线<<<<<



第一,不存在无感情之物。

大概是这样的。乱藤四郎路过备前丸庭院、看到醉醺醺的审神者时脑海里突然出现这样的话。

审神者比他高,每次拥抱,他的鼻尖都能正好埋进胸口起伏的柔软里,女子的体香和香氛的味道非常可口,他总是忍不住隔着衣服就一口咬上去。

“哦,是乱啊……”审神者看到了站在回廊上默默观望的他,招了招手。

乱藤四郎调整了一下表情,微笑着走上去,扶住站立不稳的主人,她浑身都是酒气,又酸又臭。

“我允许你皱眉了么?”面前的女人笑了,脸颊凑近他,低胸的礼服露出一条诱人的弧度,他瞟了一眼,忍不住又瞟了一眼。

审神者很美艳,乱藤四郎从未见过她不画妆容的样子,即使在床上也能吃到一嘴口脂,身高在他的时代虽不讨喜,但能在现在征服他。

她有着自己的生活,只是个兼职审神者,并不经常在本丸,时常请假,偶尔回来便是这样一副一脸醉意的颓废模样,烛台切大人经常训斥她,然而被骂的人却丝毫不为所动。她个性强硬,即使累到双腿颤抖,也要独自去沐浴清洗,有时他们事后,她还会抽一支细长的烟,有着甜香的味道。

“没有的事,主~人~桑~”乱藤四郎试图通过撒娇来蒙混过关,他做到了,审神者只是哼了一声,用手指梳理了一下头发,然后低下头来吻他。

乱藤四郎下意识的躲避了一下,却被她抓住了头发狠狠地扯住。

他只能承受着。

唇与唇的相贴,仿佛要把他吞吃入腹的深吻,她几乎要动情,紧紧地搂着他,下腹贴在一起,审神者摸进他的臀沟,他忍不住夹住了双腿。

“您——”

乱藤四郎抬眼,看见女人身后僵立的蓝发青年,他们粟田口一派唯一的太刀兄长,正一手抱着文书、满脸尴尬的看着他们。显然他打算趁着这次审神者的回归报告战绩,却恰好撞见这一幕。

“走。”审神者放开了他,头也不回的低声说。

粟田口兄长一脸挣扎,手指紧紧的握在刀柄上,乱藤四郎盯着他,从头顶扫视到脚底,直到他们都听见“噌”的一声刀剑出鞘的低鸣,乱藤四郎愣住了,他看了他兄长手中的刀,即使再羞恼,也依然秉持着粟田口一派的荣誉信念:绝不向主君拔刀。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铭为“乱藤四郎”的本体刀正握在手中——他对着自己的兄长拔刀相向,难以置信。

显然那位被他称为兄长的男人,也难以相信这个事实,他的表情比起发现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拥吻更受伤,这位曾经意气风发的太刀,此刻只是沉默着倒退了两步,转身离去。

乱藤四郎无言的看着他离去,他出于本能的反应伤到了这位兄长的心,可是比起发现他们接吻这件事,哪一件更伤心呢?乱不禁思考起来。

可是伤心有什么用呢?

从始至终,主人喜欢的都不是我们。不是你,也不是我,是另有其人。

是的,审神者并不爱他乱藤四郎,可是她喜欢这具身体,审神者不爱成年男性的肉体,也不喜欢幼童的模样,她喜欢乱藤四郎的身体。

乱藤四郎充满恶意的笑了。他的主人并没有什么被发现的窘迫感,他被审神者以几乎是拖拽的力量拉进起居室,障子门被用力甩上,他们倒在地上,这个女人趴在他身旁,开始抚摸他。



剩下请走:吃肉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