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晶系

看看就好,不用关注。随时躺列死号。年底清理黑历史。
理解万岁,勿掐自重。
脑洞存放地。生惧不混圈。

❀❀❀
永远的墙头:刀剑乱舞/FGO/宝石之国
❀❀❀

修改癖见谅。

©三方晶系
Powered by LOFTER
 

【药婶/现paro】对我而言重要的你(一)

Attention:

*CP药研藤四郎x女审神者

*原创女审神者,有姓名使用预警

*现代paro,粟田口家短刀出没,看剧情发展大概会有all婶倾向,此处预警:使用刀婶转生而婶无记忆梗

*手机码字,排版被狐之助吃了,修改癖见谅

*日常piao短刀系列,没有文风,最近苏魂爆发各种想腻死自己,不适者还请退出,不接受谈人生

*虽然想腻死自己,本篇却不能保证是HE

*想殴打作者的请排队


以上都能接受?



请走【指下


=—=—=防误食分割线=—=—=


1-

如果有因果的话,那大概是这样的——此生相遇却最终不能在一起的人,前世一定曾经遇见,所以,今世拼尽全力来到你身边。

是因为,想要好好的和你说再见。


2-

倒数开始。10——

拉了拉过于宽松的运动服,折原爱生垂下头,试图将下巴埋进宽大的领口里。

一天之前,她还在一个可以被冠上“时尚、现代化、经济中心”前缀的大都市的私立中学上课,仅仅一天之隔,就来到了这种连合体的运动服都没有的乡下中学。


并不太想回忆转学的理由,折原爱生抱起膝盖,她沉思时,总喜欢双臂环抱着什么。


也许是因为生源缺乏的问题,学生的制服都是各班统一人数后集体定制,所以对于她这个突然出现的转学生,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制服也是正常,虽然自己过于瘦小的身体也有一部分责任,老师也承诺了马上会定制新的服装……


思绪如同目光一样迅速转开,她将视线投向了护栏网墙另一边正在激烈竞赛的网球部。


说起来在这个人口不足百万的小镇,还能有设施建设完全达标的网球场,感觉这所学校也是很不简单啊。

“……折……折原同学!”肩膀被轻轻的摇晃了一下,折原爱生连忙转回头。

“对不起,刚刚走神了一下,你……”

秋日午后的阳光从头顶的枝叶间被筛下来,鱼鳞一样的光斑,落在领口处的锁骨上,衬的少女的肌肤雪白。

这位喊她的少年,是折原爱生在这所中学的新邻桌,有着一头暖橘色的短发,发梢调皮的翘起,只看发色和瞳色,会以为他是个混血儿,然而从姓氏来看,似乎又是出身于一个很传统的名门望族。

说起来,他叫什么来着……折原爱生盯着他沉思起来。


“后藤啦……我是你的邻桌,后藤,算了,反正你肯定没记住……”少年有些挫败的看着她,大概太过沮丧,连自我介绍也像是抱怨般的嘟囔,几乎轻不可闻。


折原爱生确实没有听清楚,她伸手撩开遮眼的额发,反问了一句,“什么?”

也许是少女打量的目光太过直白,橘色短发的少年扭过头不敢直视彼此的目光,结结巴巴的说:“折、折原同学的接力跑……比赛马上要开始了……早点做准备比……比较好哦!”。


“啊……”

他的尾音和她的起音重叠在一起,仿佛开启了一个奇妙的开关。有风吹来,几片尚还青绿的树叶懒懒散散的飘落了。国土以北的地区,秋天总是来的那么早且短暂,很快这里就将进入漫长的冬季,积雪漫过膝盖,踩出让人牙根酸痒的嘎吱嘎吱声。

想起来了。


这个像猫一样的少年,在她转学的第一天撇着嘴角、却用充满怀念之情的目光看着她的少年,有些笨拙,却又在小心翼翼的表达着善意的少年。

折原爱生露出了自到达此地以来第一个笑容。

“嗯,谢谢你!”

在少年微微瞪大的眼中,少女束起的头发像流苏一样在空中划过。

“后藤君!”

名为后藤的少年坐在原地,目送少女奔跑的身影,树影摇曳,日光在他眼底荡漾了一下,少年忍不住眯起一只眼,一片阴影突然遮掩了视线,定睛看去,一个与他有着相似发色的长发“少女”出现在身前。

“太狡猾了啊,后藤。” 

“少女”有着略微沙哑但还是能分辨出的清亮声线,虽然穿着女式的运动服,但即将长开的身量却让“她”看起来有些说不出的别扭。


“居然先大家一步偷跑!啊,啊,我也想和主……爱酱说话!”撒娇一般的口气说出抱怨的话,听不出几分真心。

“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注意到后藤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少女”忍不住歪着头问他。

“……你快要到变声期了,乱。”似乎是受不了“少女”撒娇的样子,后藤别过头,“还有,你又长高了,女孩子的衣服不适合你了。”

“哎?是吗?”明明是对自己的挑剔,被唤作“乱”的“少女”却没有什么恼怒之意,“她”兴冲冲的低头扫视自己的手脚,“果然,还是做人类有意思呢~”

人类的孩子,会长大,会进入青春期,会变声,会出现第二性征。

他们会长高,声音会变化,会变得更像一个男人,而不是男孩子。

真好。


察觉到周围紧随着自己身影的目光,乱转头对着身后勾起了唇角,长相甜美可人如同少女一样的乱,却有着截然相反的性别,这样的对比为他带来了巨大的吸引力,只是一个微笑,就收到了女孩子们压低的尖叫声。


在她们的眼里,这两位有着偶像般气场的少年“少女”,除了气质长相比她们出众之外,和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们暖橘色的发丝、湛蓝色和琥珀色的双眼,如果从折原爱生的嘴里说出去,只会被当成她一个人的臆想。


漫长的重生与等待,唯有一人才能看见的非常之处,无论如何,都让人心中充满期待。


乱开心的笑了。


3-

9——

“嘶……” 折原爱生揉着额头坐倒在地,倒抽了一口凉气。一个浑身都是褐色尖刺的物体滚了两下,停在了她的脚边。

她刚刚跑完接力赛,准备到树荫处休息,却不料被这个从天而降的“意外”砸中了额头。

手指摸到了湿意,拿下来一看,果然沾上了血迹。

折原爱生瞪着指间的血有些怔忪,不及她有什么反应,一块散发着云杉木味道的手帕按上了她的伤口处,从折原爱生低矮的视线处,只能看到这个手帕的主人露在挽起的袖口外洁白的手腕,皮肤细腻几乎看不见毛孔。

是女孩子吗?

这样想着,折原爱生准备道谢,“谢谢学——”

剩下的字音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将手帕转移到她手中的人,开口叮嘱了一句,“按的用力一点。”

这个声线……略微低沉,犹如醇酒,尾音轻轻的,能颤到人心里。

但怎么听,也不像是女孩子吧?!

折原爱生尴尬的咬住下唇,庆幸自己没有一时嘴快。

“怎么会受伤?”来人说着绕到她正前方,折原爱生这才看清楚他的脸。皱起的眉头都那么好看,一笔一画勾勒出的少年,此刻就站在她面前。


我也不想啊。


不敢真的说出声,折原爱生只能紧紧的抿住唇,默默腹诽。


也许是对方自来熟的态度太过于自然,折原爱生完全忘记了去质疑自己不过是和他初次见面——这个看起来是的事实。


“先忍耐一下吧,”对方似乎清楚她的内心情绪,无奈的笑了,随后目光移到她的额头,手指停在腰侧,似乎要摸什么东西,却摸了个空,“今天为了比赛没有带医药包……医务室大概已经人满为患了,刚才足球部的赛场上出了些问题。”


这样说的少年五官精巧,却又因为过早的发育开始有了一些轮廓,凤眼单薄,因而显得目光沉静,如果不是穿着和她同样风格的运动服,恐怕爱生会将他误认为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老谋深算的大人,他也确实很高,至少对折原爱生来说,她只能刚刚好埋在他的心脏位置。


男孩子……都是这么高吗?

折原爱生很少注意同龄的少年,他们总是穿着随意,有时还显得邋遢,即使是量身定做的校服,也不能每日保持整洁,偶尔因为睡相糟糕而杂乱的头发,从球鞋中露出的颜色不一的袜子,挽起的裤脚下粗糙的皮肤……之类的等等等等,都让她讨厌。

可是这个人不一样。


他们身穿的运动服并非折原爱生之前在都市中学里穿的合体的拉链式,而是非常普通的传统圆领运动服设计,又宽又大,一点也显不出身材,大概唯一的出彩点只有质地和色彩的搭配,可他脊背笔直,仅仅从站姿就能看出的自制与优雅来自良好的家教,运动短裤下的双腿更显修长,比女孩子还要白的肌肤,真是……


有点羡慕。

折原爱生想到自己,她的体质不好,每到秋冬,皮肤虽白,却会失去光泽,显得有些暗淡。

“其实……我也想知道原因……”沉默了一会,眼看对方没有开启新话题的意愿,爱生只能干巴巴的笑着接起他上一句话,边说边将目光转向脚下。

不知何时一只毛茸茸的松鼠跑到她脚边,见她看来,一点也不怕人,小黑豆子一样的眼睛和她静静的对视,嘴巴还在一鼓一鼓的动着。

“原来……”少年沉吟了一下,突然轻轻的笑了,爱生感觉心尖上像被羽毛拂过,她忍不住想清清嗓子。

少年绕到她脚边那颗不明物体前,用脚碾碎了外面的刺壳,露出了里面小小的果实。

“啊……”折原爱生恍然大悟,“原来是栗子呀。”她抬起头,看见枝桠间挂满了沉甸甸的果实,被青色和褐色的尖刺壳包裹着,远看的意象令人不太舒服,却没想到这些丑陋的壳里会是她最喜欢的坚果。

“嗯,它们大概在储备食物,只是不够小心。”少年充满笑意的声音传来,那只松鼠已经熟练的从壳中掏出栗子塞进嘴里,然后飞快的爬上树消失在枝叶间。

“还好吗?如果不能站起来的话……”少年作势要蹲下来抱她,折原爱生吓得连忙站起来倒退几步,“不不不,谢谢……唔粟田口前辈,我、我没问题。”她偷瞄了一眼他右胸的铭牌,却只看清了姓氏。

少年伸出的手落空在半途,似乎有些依依不舍的收回,“叫我'药研'就好。”

他说着,又极为绅士的扶了有些趔趄的折原爱生一把,那个力度让她错觉自己会不会下一秒被他拽过去搂进怀里。

“爱生……同学。”

—TBC—



又一个新脑洞(=´∀`)人(´∀`=)这世界上果然最好吃的就是自己的脑洞,最难吃的就是自己腿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