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晶系

看看就好,不用关注。随时躺列死号。年底清理黑历史。
理解万岁,勿掐自重。
脑洞存放地。生惧不混圈。

❀❀❀
永远的墙头:刀剑乱舞/FGO/宝石之国
❀❀❀

修改癖见谅。

©三方晶系
Powered by LOFTER
 

【鹤婶】温差

【Attention】

*CP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


*鹤丸国永性格有偏差注意(x3!)


*原创女审神者注意,无具体姓名使用


*还是把这篇当成一个妄想吧(之后想写一下最初的设定版本,就不和另一篇联系了


*并不甜的小短打,懒不想写长篇


*文风放飞自我,手机码字,排版被五虎退的大喵吃了

*殴打作者请排队



以上都能接受?




请走【指下


☆*:.。. o防误食分割线o .。.:*☆




鹤丸国永做了一个长长的梦,然后苏醒在审神者的本丸。

记忆似乎还停留在与不知哪一任的前主一同深眠在棺椁里的时日,偶尔意识回归,视线所及之处都是彷如深渊一般的黑色,鼻端是腐败气息的泥土……是错觉。

此时是冬日,晨曦未明之前的锻刀室,每一次呼吸都充满着木炭燃烧后还未散尽的热气,鹤丸国永被一阵啜泣声吵醒,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哑声哭泣的审神者面前。

审神者还是个小女孩,穿着寝衣蹲在地上,像一只可怜兮兮缩成团的兔子,四肢纤细,长发柔顺,双眼清亮,此刻正含着泪水愣愣的和他对视,一看就是生活优渥的家庭富养出来的小孩。

他们离的并不近,鹤丸国永却觉得彼此快要鼻尖对着鼻尖,他甚至能从她的双眼里看到自己面无表情的脸。

鹤丸国永的一生……似乎这么说并不合适,他本应该没有化为付丧神之前的记忆,然而精工之物大概神智也开的甚早,他扶住额头,过往的记忆呼啸着在脑海里涌来又退去,只用一秒的时间回顾相当于人类一生时间的回忆——这种感觉并不美好,鹤丸国永沉吟了一下,再次看向面前的小女孩,仿佛要从她身上看到过去,铭为“鹤丸国永”的刀曾辗转于数人之手,平安时代的贵公子,狂妄的天下人,静默木讷的神官,沉迷妄想的刀匠,雄心壮志的武家之主……没有一个和她相似。

没有野心,没有执念,为什么会得到鹤丸国永这把刀呢?

审神者也想不明白。

成为审神者并非她所愿,这是一个来自母亲的仓促决定。刚和富家男友分手的单亲母亲,失去了维持自己和一双儿女的经济来源,被迫搬离的别墅,交还钥匙的豪车,她虽然还年幼,也能意识到此次母亲和男友的分手情形不同往日。

他们几乎是被扫地出门,浑浑噩噩的过了几个星期,在接到时之政府的征请书后,欣喜的母亲顺理成章的将女儿推了出去,以换取大笔“优待金“——来自无法理解母亲行为的同胞兄弟恶毒的嘲讽。

即使兄弟日夜和母亲争吵,也无法改变她已经不得不和他们分开的事实,对于这些后续,审神者并不知道。

她还不能摆脱掉来到一个新环境的惶惶不安感。

无法理解的战术策略,每一次出战总会发生不可预测的情况,仿佛一切都在不配合,日课无法按时完成,刀剑男士经常负伤而归……长久以来不能得心应手、又难以和人倾诉的压力,终于在今天爆发出来。

天还未亮,小女孩就偷偷地瞒着近侍溜到锻刀室,在数次失败后,一边哽咽一边把最后一份御札投进火里,于是召唤出了鹤丸国永。

这些被压抑的情绪鹤丸国永并不能感同身受。

他坐在那里,视野里一片晃影,仿佛背景被虚化。作为一把刀的“鹤丸国永”突然获得了人身,犹如套上了一层躯壳,从头到脚都在叫嚣着不适应,鹤丸国永难耐的揉乱了额发。

世界如此崭新,唯有面前的这位小女孩,刻印一般深入脑海,这是刀对主人的认知,仿佛本能。

于是他探出手,想象自己在拥抱她,他确实这么做了,人类真是瘦小,骨骼比钢铁还轻,皮肉却比火焰还热。

鹤丸国永抱着审神者,如同抱着一团即将在高温的火焰中融化的铁浆,就像在拥抱还未诞生的自己,皮肤灼烧着手心,滚烫的吓人,他皱着眉,忍受每一寸身体相贴时的痛楚,闻到来自人类肌肤的气息,不知是他刺痛的手指,还是小女孩甜腻的耳鬓。

人类的体温都是这么高吗?

简直像要烧起来一样。

鹤丸国永忍不住皱起眉,怀中的审神者也同样不适的哆嗦了一下。

“您还好吗?”他试图像人类一样关心她。

审神者小小的眉头紧锁,沉默了一会才小声的开口,“刀的体温都是这么低吗?”

鹤丸国永有些怔忡。

审神者从他怀中挣脱出来,右手握上他的五指指尖,不轻不重的力度,鹤丸国永看向他们交握的手指,那里又开始烧伤一般的痛着,他强忍着甩开她的冲动,不解的看向她。

审神者左手贴上来,仿佛在帮他取暖一样,“你的手好冰啊,你很冷吗?”

是了。

是这样啊。

他苦笑了一声,抬起衣袖遮住了双眼。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