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晶系

看看就好,不用关注。随时躺列死号。年底清理黑历史。
理解万岁,勿掐自重。
脑洞存放地。生惧不混圈。

❀❀❀
永远的墙头:刀剑乱舞/FGO/宝石之国
❀❀❀

修改癖见谅。

©三方晶系
Powered by LOFTER
 

【FGO/乙女向】星光之宴(C闪x咕哒子)

*CP是术阶金闪闪x咕哒子

#乙女向,注意避雷(x3)

#咕哒子性格私设注意,羁绊等级已满注意

#有原创配角出现预警,其它借用fgo剧情人物设定和史诗原著设定

#日服抽到三张贤王卡,趁机告白,我爱C闪,感谢情人节礼装满足脑洞(比心)夜游乌鲁克剧情和礼装设定有出入预警

#OOC都是我的锅,请轻喷,不接受人身攻击:)

#避雷提示写的很清楚,不能接受乙女向的请一定回避(x3)




以上都能接受?




请走【指下




♡(*ó▿ò*)♡ 防误食分割线 ♡(*ó▿ò*)♡



1-

贤王吉尔伽美什看着眼前这张酒醉的脸,感觉有点好笑。

大概只有喝醉的时候,做为御主的咕哒子才有一点她这个年纪的少女应该有的样子吧,吉尔伽美什忍不住想。

与少女有关的画面立刻逐一浮现在脑海,无论是平日在迦勒底图书馆和二世讨论如何安排战术的样子,还是从修炼场出来满脸杀气的样子,或者在特异点眼角染着鲜血的样子,都不太像是可以定义为“少女”的模样。

贤王吉尔伽美什做为人类之王的时候,见过太多的少女,娇憨的,俏丽的,娴雅的,安静的——无一不是稚嫩的脸庞,精致的妆容,以及散发着香气的头发和皮肤,对此,年轻时期的自己当然更加熟悉。

无意把对过往的腹诽继续进行下去,吉尔伽美什再次看向身前已经醉到开始摇晃的少女。

他们正漫步在乌鲁克城的护城河边,幼发拉底河的水流如同母亲拥抱孩子一样蜿蜒在城市的右岸,夜色幽静,乌鲁克城却灯火通明。

吉尔伽美什伸手拦下想要上前阻拦的卫兵,任凭少女跳上河堤凸起的台阶,有人在上游放起了河灯,一盏盏烛灯顺着水流漂下来,天际一弯勾月,在水流和金色的火光间忽明忽灭,此刻,明月、河水、夜色、城市,互相倾倒。

视线扫过她身上白色的长裙,是乌鲁克的服饰,弧形的领口修饰纤细的颈项,金线编织的腰带勾勒美好的腰线,顺着小腿的轮廓看下去,漂亮的踝骨随着少女蹦跳的姿势若隐若现。

还算是个美人。

挑剔的贤王在心中下了这个定义,抬手掩住唇,打量少女的目光是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深沉。

少女火焰一般的头发长了许多,连续数月奔波在人理修正的旅途中,几乎没有闲暇时间去在意外貌的变化,此刻却是恰好,长及背的头发梳成了发辫,懒懒的覆盖住一侧柔软的胸脯,金质的发冕压在发间,头纱掩在耳后,在数道光芒的映衬下仿佛有流光滑过……少女突然转过头,和他四目相对,笑容满面。

吉尔伽美什在心中满意的点头,拜托祭司长希杜里挑选衣服果然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审美能力发挥稳定。

“吾王——”咕哒子三步并两步的蹦跳着跑过来,在靠近他的那一刻脚下踩空。

吉尔伽美什的手停在半空,醉鬼自己倒是先稳住了身形,她懊恼的扶了扶额头,却在看到他伸出的那只手时开心的嘿了一声,像只小鸟一样飞扑进他怀里。

“该怎么说呢……”猝不及防被扑了个满怀的贤王垂眼看向少女头顶,小巧头颅上的发冠陷进一个可爱的弧度,表情看不出喜怒,“喝醉的你意外的胆子很大啊。”



2-

这一幕的起因大概要追溯到三个小时之前。

以贤王姿态降临迦勒底的吉尔伽美什,在午后的图书馆某个角落抬起头,发现这个空间里只剩下他一人。

按照惯例,每天的这个时段,应该会有一群以caster职介为首的英灵各自霸占着每排书架的阅读桌才对。

以不能肯定的语气说出来,自然是因为同样身为caster职阶的贤王和他们并不能算是关系良好——这个认知也得到了一众英灵的认同,当然,图书馆也不是可以畅快交谈的地方,于是众人不过是各占一角,安静的阅读、写作、绘画、或者沉迷于自己的想象世界坐着发呆。

偶尔抬起头,只能看见休息区的沙发上东倒西歪的姿势,或者翻窗出去靠在墙边抽烟的侧脸。

每个特异点所能容纳的外来者数量有限,为了保证己方的行为不会给历史带来更多不可控的因素,每次出战的人数都会控制在三人左右,因此,虽然响应呼唤来到迦勒底的英灵众多,却不是每个人都有频繁出战的机会。

今天也是这样,master带着出战的同僚奔赴修炼场,留守的英灵无所事事。

吉尔伽美什看着一众因为咕哒子不在而略显低落的英灵同僚,内心冷哼了一声,翻开昨日未曾看完的苏美尔文明研究报告。

以历史主角的身份阅读与自己相关的后人猜想,也算愉悦了王者无聊的一天——以此种说明下了结论,吉尔伽美什刻意忽略自己焦躁的情绪,假装没有听到休息区的数位女性英灵连续几次提到的圣瓦伦丁节的字眼。

愚蠢,杂种的节日有什么好值得期待的。

贤王不屑的哼出声,很快收敛心神,继续埋首于剩下的阅读中。

待他再回过神来,只有这个三面小隔间还亮着灯,模拟蜡烛光线的顶灯投下一小片金色,仿佛正身处一座孤岛。

迦勒底所在的雪山之顶,连夜晚也比平原之地来得早,为了节能,图书馆的灯光在日照结束之后就切换成了体温感应设置,英灵的体温一向偏低,因此除了他所在的那块方寸之地,整个图书馆就好像沉入了深深深深的海底。

吉尔伽美什安静的坐在那里,盯着光与暗的边缘许久,伸出手探进最明亮的光晕范围,并没有预想中的温暖,他缓缓的握住手掌。

黑暗从他的脚下铺开,像是在夜色下眺望幼发拉底河的水面,在他还是少年的时候,有一日偷偷的瞒着侍卫来到城墙上,面对着幽静的河面一夜无眠……他突然有些想念乌鲁克。

本该是一闪而过的念头,却像燎原大火一样蔓延而去,贤王扶住额头,试图用理智压制突如其来的思念。

“别让本王等太久……杂种。”

“——啊,真是抱歉。”

头顶上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沉浸于回忆中的贤王陡然一惊,一秒之内思绪百转,抿起的嘴角锋利如削,不能及时发现身后靠近的气息,是身为从者的失职,尽管这个人是他朝夕相处的御主。

咕哒子脚步轻轻走到他身前,额头有些薄汗,似乎是一路小跑过来,吉尔伽美什看向她琥珀色的双眼,原本微微张嘴呼吸的少女在他的目光下有些局促的抿起唇。

“为什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晚?只不过是个火种收集修炼场,居然耗费你这么久时间?呵,说到底以你这样的资质,也不在意料之外。”

贤王不耐烦的皱眉,“那是什么表情?怎么?对本王的话有什么异议吗?”

少女御主目瞪口呆了好一会,直视着从者血红色的眸子缓缓开口,“陛下您……是生气了吗?”

回答她的是一声冷笑。

咕哒子看着面前这个难得除了冷笑之外再没有其它嘲讽之言的贤王,不知为何想到了某种大型猫科动物,在成为迦勒底最后的御主之前,咕哒子也是做过铲屎官的人,对于这种似曾相识的场景颇有经验——如果一只猫傲娇了,那么只需要用妙鲜包哄它就可以了——咕哒子没有妙鲜包,于是她掏出了藏在背后的礼物——

“陛下……今天是圣瓦伦丁节,所以……”

贤王只是抬起眉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所以……要尝尝看吗?”她递出了手中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盒子。

“和本王相处有让你这么乏味吗?”吉尔伽美什勾起唇角,只是那笑容和“兴奋”或者“愉快”一点也挂不上钩。

少女有些不解,“您这是从何说起?”

“几口就可以吃完的东西当成礼物赠送,与本王多相处几秒对你来说都是那么难以容忍的事?”

“不,虽然在做巧克力方面我是外行人,但是——”咕哒子试图辩解,却被贤王接下来的动作惊的话音戛然而止。

“感谢本王吧,”吉尔伽美什一把抓过她的手臂,以一种并不温柔的力度将她反手钳住,凑近时还能闻到少女发丝间散发出来的可可豆的香气。

嘴唇贴上少女的耳垂,“如此稍纵即逝的宴会,本王也想到了一种更愉悦的方式去度过它呢。”



3-

强行把正在和魔法梅莉小姐聊的开心的罗曼医生揪出来、让他为两人进行灵子转移,以及骚扰已经进入晚祷时间的祭司长希杜里、让她为咕哒子挑选服饰——等等在当事人看起来非常恶劣的行为,做为过渡暂且不表。

彻底平复惴惴不安的情绪是在步入乌鲁克夜间集市的时候。

日照时间只有短短五个小时的乌鲁克和迦勒底一样早早入夜,但是对于那些商贩和酒馆来说,城市的夜晚才是真正狂欢的开始。

咕哒子已经记不得两人一起走了多久,他们穿过鲜花和水果的街摊,从各个小酒馆的甬道里穿进穿出,挂在墙上的烛光洒下一地碎金般的光,偶尔回过头,地上的一双影子被拉的老长,吉尔伽美什一直没有放开她的手,咕哒子瞥一眼他鬓发下闪耀的耳坠,安静的啃着手里的蜂蜜小卷。

说起来,这个乌鲁克小点心还真好吃。

刚刚咽下嘴里的甜品,走在前方的贤王突然停下脚步,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咕哒子一头撞了上去——

恰好被回过身的贤王抱个满怀,“投怀送抱还早了点。”

咕哒子摸了摸鼻子,识趣的不去接话,贤王的语气明显充满揶揄,并不想感受更令人窘迫的后续,于是她把怀中的零食袋子扶正,小心的护在怀里。

贤王气笑了,“怎么?本王还不如你怀里的那一堆食物珍贵?”

咕哒子用收紧双臂的姿势无声且有力的回答了贤王的疑问。

“哼,不知好歹的女人。不过算了,看在你显露真性情的份上,仅此一次,本王就不和你计较了。”扔下这句话,贤王拉着她掀开门帘,走进眼前这座小酒馆。

从外观和坐落的位置来看,这座酒馆算是极度不起眼,内部装潢也对得起“表里如一”这几个字,几乎是毛坯房的墙面,几套石质或木质的矮脚桌,表面凹凸不平,只因长期被人使用才被磨得光滑的表面,酒馆前台上一排小型酒桶,杯子倒挂在自天花板垂下的挂钩上。

没有穿梭在人群的侍者,没有香气四溢的佐酒点心,没有聚在灯光下大声讨论的乌鲁克学者们,只有擦着酒勺的酒吧老板安静站在阴影里。

这的确只是个酒馆。

被一种近乎肃穆的气氛笼罩,咕哒子莫名心虚的看了一眼怀里,零食袋子几乎高过她的头顶,有些犹豫的轻声说,“我还是把这些零食放在外面吧。”

吉尔伽美什就地坐下,姿态懒懒,瞟了她一眼,“无妨。”

“坐下吧,小姑娘。”静默的酒馆老板突然开口,声音虽然略显冷淡,却在努力释放善意,“享受你所享受的,不用顾忌太多。”

“谢谢您。”咕哒子感觉心情一松,学着吉尔伽美什的样子席地而坐。

“那么,要喝点什么吗?”老板闲聊一般的语气惊的咕哒子动作停滞了一瞬。

“给本……我最近开封的小麦酒,对,就是你珍藏的那桶。”吉尔伽美什毫不客气的提出要求。

“冷窖五年,本来只打算留给自己,你可真是会选。”酒馆老板背着手走出阴影,头发和胡子像雪一样白,“为什么你就不能过来,随便在这几桶酒里选一个喝醉算了?”

“无趣的东西岂能拿来招待客人?”贤王笑的一如往常的猖狂。

“懒惰的男人。”酒馆老板无奈的摇头,越过他们走向地窖的门口。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索性将门打开,夜间的凉气和雨的潮气立刻扑面而来。

酒馆老板为他们拿来了珍藏的小麦酒,咕哒子抱着怀中的酒杯小口啜饮,眯眼看向身侧时不时交谈的两个男人。

他们似乎并不在意话题的连续性,回答和疑问都是随性而起,有时很长时间的沉默,在咕哒子以为这个话题要终结时,两人一前一后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最后一个蜂蜜小卷了,咕哒子伸手去抓,却扑了个空,贤王拿走了零食袋子,像逗弄小狗一样举到另一边,咕哒子不满的瞅他一眼,只觉这个男人的恶劣行径和他偶尔爆发的刻薄口吻一样糟糕。

他们时而像对立的辩手一样争论,时而又像亲密的老友一样交谈,对于以高傲闻名的吉尔伽美什王来说,这实在是很难想象的事。

咕哒子抱起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晕晕乎乎的想起以他为名的史诗,在贤王响应呼唤来到迦勒底后她特意找来阅读。


做为神之子的吉尔伽美什,有着三分之二的神性和三分之一的人性,神没有人类的情爱、怜悯、包容之心,神是暴虐、任性、喜怒无常的,因此吉尔伽美什经常无法压制失控的神性……第一次学会用人性去克制神性,似乎是他的挚友去世之后的事了。


那么在此之前,是谁教会了他人类的语言?又是谁在宁孙女神离开之后养育了他?

吉尔伽美什的人生和人类是紧密相连的吗?

谈话再次中止,吉尔伽美什看向窗外,细雨已经停下,乌鲁克的夜空再次被明月照亮。


咕哒子看向贤王的侧脸,喉咙里的小麦酒突然变得苦涩无比。

从者的情绪从何时起开始影响身为master的自己呢?咕哒子并不能给出一个清楚的答案。

坐在这里的吉尔伽美什并不是酒馆老板的吉尔伽美什,对于这个时空来说,他们都是外来者,是不属于这段时间的存在。

追忆过去或者展望未来,都不适合这里的吉尔伽美什。

如果他们不曾出现在这里,这个时空的吉尔伽美什会来到这里吗?

如果他会来,陪伴在他身边的人又是谁呢?

或者说只有他独自一人,而她才是这一段时间的异数?

酒劲大概上来了,眼前的身影开始模糊,如周身有雾气缭绕,咕哒子伸手抹了一把眼角,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手心的汗渍。

“这就醉了?”似是察觉了她的异样,吉尔伽美什露出了像发现猎物一般的笑容。

咕哒子心中抗议,并不想被他用这种半是逗弄半是侵略的眼神盯着,可很多话堵在心口,实在无从宣泄,因此抗议刚涌上舌尖,转了几圈又咽了回去。

“去游河吧,”酒馆老板随着吉尔伽美什刚才的视线眺望窗外,月光皎洁,吸一口仿佛肺腑间都是凉意,“现在夜色正好。”

回应他的是贤王拽着少女起身离去的身影。



4-

吉尔伽美什抱着怀里不安分的少女,他们走的急促,唯有那盒巧克力还在手里,她胡乱的拆开盒子包装,牛奶和可可的味道被她指尖的小麦酒气发酵,醇香浓郁。

咕哒子执起他的手,将拆好的盒子郑重的放在他手心,语气轻快,像在邀功一样,“看!我把它拆开啦!”

吉尔伽美什顺势握住她的手,神色晦暗不明,少女却无心去猜他的心思,“吉尔伽美什——”

她大胆的喊了他的名字,笑的很开心,“你不喜欢巧克力对不对?没关系,我送你更好的。”

她凑近他的脸颊——离近了才发觉少女真是矮小,又瘦,筋力不足,耐力堪堪,魔术资质也不过寻常,这样的少女成为迦勒底最后的御主,简直像一场玩闹般的笑话。

可她偏偏坚持下来了,不肯轻易认输,也从不轻言放弃,有时被恐惧压倒,也未曾用哭泣来拒绝现实,偶尔以释放本性中恶劣因子的方式来应对压力,欺负一些忠诚的英灵,或者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这些都让吉尔伽美什十分满意,他喜欢观察她,人类总会展现无害的一面,这是他们的本能,少女御主不再压抑本能的表现让他非常愉悦。

她凑近他的脸颊——双眼被酒气熏的发亮,嘴里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呜咽,伸手探向他的耳垂……

一个响指轻轻的打在他耳侧,少女的手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一道散发着金光的轨迹从他的耳侧连接到她的指尖,然后飘散在空中。

“好看吗?”少女兴致勃勃的问他,“为了这天我准备了很久,特意向二世老师请教过,可是老师说不要妄想变出真正的萤火虫,于是我利用了一下自然元素……”她喋喋不休的解释,手中动作却不曾停歇。

双手高举过头顶,然后在空中相击,随着少女在口中发出“啪”的一声,金色的光点再次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他们几乎沐浴在光瀑中,少女的脸庞在其中忽明忽灭。

吉尔伽美什伸出手,她忽然笑出声来,弯腰躲过他的手,双手像蝴蝶一样在空中上下舞动着,“是不是很好看?我练习了很多次……”

无数的金色光粒从她的掌心涌出,少女开始转圈,那些光绕着她飞舞,就好像有无数夜萤在他周身惊飞,又好像星辰落下的灰烬。

终于抵挡不住的醉意涌上来,少女脚下趔趄歪倒在地,阖上了双眼,吉尔伽美什缓步上前,以为她要就此睡去,少女又突然睁开眼睛,伸手拉住了他的裤脚。

“一直以来,谢谢你啦。”顿了顿,少女又小声说,努力抬眼看向他,似乎有些害羞,“我真喜欢你……”话音未落,她已经沉沉睡去。

吉尔伽美什蹲下来,看着眼前这张睡的毫无防备的脸,手感滑腻,他的手指忍不住多停留了几分钟。

“狡猾的女人。”


—Fin.—




少女心苦手……我写的都是什么鬼(扑地

这个脑洞开很久了,贤王的性格好难捉摸,写几句就要去看看情人节剧情翻译免得OOC,剧情删删改改……终于是写出来了Orz

感谢C闪愿意来我的迦勒底,超爱你的(比心

  1. 三方晶系三方晶系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斯芬克斯的项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