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晶系

看看就好,不用关注。随时躺列死号。年底清理黑历史。
理解万岁,勿掐自重。
脑洞存放地。生惧不混圈。

❀❀❀
永远的墙头:刀剑乱舞/FGO/宝石之国
❀❀❀

修改癖见谅。

©三方晶系
Powered by LOFTER
 

刀行(乱x女审)

#CP乱藤四郎x女审神者

#原创女审神者,无具体姓名使用

#随手写系列,日常piao短刀系列,没有文风,清水向并不甜

#想写一写战斗时的乱,算是复建,并不觉得乱就是伪娘性格,所以文中的乱没有萌系特点,此处预警,顺便不接受谈人生【17尼请把刀收回去

#手机码文,排版被小老虎吃了

*这么短如果还有ooc那大概是因为我们是不同本丸的锅(。

以上可以接受?




请走【指下



&-& &-& 防误食分割线 &-& &-&



溯行军们在尖叫。

短刀妖军四散逃开,在空中划过一道道残影,其后是散落一地的妖刀碎片——黑色的獠牙与爪角,和满地污泥混合在一起,这片时空刚刚下过雨,大地散发出潮湿的腥气,让追击者们的速度陷入迟滞中。

“想跑?”

乱藤四郎挥刀砍断敌方短刀的尾刺,却被横刺过来的打刀逼退,眼看着对方逃窜而去,他收起了刚才一脸轻松的表情,抬脚急追。

敌方短刀被他砍去了尾椎,很难保持急速且平稳的滑行,它在空中慌乱的翻滚,首尾交错,仿佛在侦察他有没有追上来。

是的,有。

湿滑的地面对他毫无影响,双脚如履坚实平地,乱藤四郎飞掠过地面,俯身张臂,拔腿冲刺。

付丧神橘色的长发与残影纠结在一起,乱藤四郎追上它时,妖刀因为冲撞惯性,收势不住,只堪堪躲过他的刀风,狼狈的扑倒在地,它试图挣扎着飞起,却被满地污泥裹挟住,发出了哀号一般的刺耳叫声。

乱藤四郎讨厌尖叫声。

他沉下脸,一刀刺下,将妖刀钉在了地上,刀身穿透了脊椎,它抽搐了几下,在刀尖下化成了齑粉。

他起身,回头扫视这片战场。同行的伙伴分散在各地,只能看见他们战斗时的剪影,付丧神非凡的视力赋予他捕捉高速运动的视觉能力,他收刀回鞘,将鬓发挽至耳后。

四周是滚滚硝烟,随行的枪兵在出战,火铳弹不时的击落在地,掀起污泥草皮,脏水碎屑。

内心厌恶的啧了一声,表面却不动声色,只有脚下步伐翩翩,他仿佛平地起舞一般,闪躲那些溅起的脏污。空气中开始泛起腐烂般的臭气,乱藤四郎抬手掩鼻,屏住呼吸,视线转向前方的林间狭地。

这是他的首次出战,与之同行的本丸刀剑男士们不过三位,尚不足一个小队,他作为近侍和队长,必须对战场有着全面的掌控,此次的目标是击杀所有敌人,对此,他和同僚在战斗中达成了共识。

审神者并没有给他们太多指示,一切全凭本能行动。这个他们称之为主人的少女,有着与付丧神不相上下的武力,她从不坐镇本丸,每一次战斗都是与他们共同出阵。此时,她已经消失在乱藤四郎的视野里,他追踪不到她的方位,只能将注意力放在前方暗藏的敌人身上。

敌人在林间蛰伏着,蠢蠢欲动。乱藤四郎不动声色的向前走着,一步一步,脚印沉沉的印在大地上,他在感知风带来的消息,在付丧神的视野里风不再仅仅是接触人体时的触感,它是气味、动态和声音的结合体……敌方有一个?不,是二个,他缓缓的抽刀。

咫尺之距的前方只有稀疏树影,天色很快暗了下来,他想起今日出战之前的地形勘探,丘陵与山区交界之地,似乎夜晚也比平原来得早,乌云压顶,凉风袭来,乱藤四郎抿起唇,全身的肌肉都绷紧起来。

林间战斗并非是短刀的的短板,不如说他恰恰很擅长这类捉迷藏,但此刻有风起,会干扰他对于敌情的判断,虽然不棘手,却可能会让这场战斗拉长战线。

其实战线已经被拉长。

他试图倾听同伴们的位置,却无法捕捉到任何讯息,他们失联了。

乱藤四郎想到了审神者的侧脸,她看起来还是少女,却满手都是厚茧,一点也不像是这个年龄段的少女该有的样子,短发过肩,束在脑后,目光坚毅又常常面无表情,能在本丸的太刀手下过上二十招……乱藤四郎想起她,每逢战斗,总是沉默不语,只有一双眼睛亮的惊人,像是一头小豹子。

他还看过她胸前的刀痕,长长的一条疤,横跨左边肩头直至心脏上方,就像曾被谁剜心一般,那时他为了清理头发滞留在浴室,不慎遇上前来泡汤的审神者,顿时心惊肉跳。

回忆突然而至,乱藤四郎有些愣神,他弓身后跳,脚尖蹬地,躲开了袭来的敌方打刀,后者已经脱去伪装,化为骸骨,獠牙爆长。

他调息,抬手抹去脸上一道细浅的划痕,刀风尖锐如刃,他不慎被伤到脸颊。

“变态,说了别摸我吧?”

乱藤四郎笑的猖狂。

战斗。

他们缠斗在一起,眼前刀影眩目难明,每一次进攻与防守全凭直觉,没有思考的空间留给他,狂乱的气息喷在他脸侧,乱藤四郎挥刀砍下,他听到怒吼和喘息声,耳畔全是嗡鸣,过了很久他才发觉那是自己发出的声音。

他捂住了左臂,鲜血从伤口滴下,染透了他的裙摆,不同刀种的强行对抗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果然还是有些勉强,乱藤四郎盯着自己掌中的鲜红有些怔忡。

“趴下——!”

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喊,带着怒意呼啸而来,他迅速转头,看见审神者正朝他策马狂奔,她手执长弓,张弦搭箭,他转头的那一刻箭矢像流星一样向他飞来。

乱藤四郎听见背后咆哮的声音,又是尖叫,他几乎头痛欲裂——是敌刀,在他与第一把敌方打刀交战时一直潜藏在林间,按兵不动只等着给负伤的他最后致命一击的第二把敌刀。

他仰面倒下。

箭矢在同一秒长啸着射来,在他的长发扬起又落下的那一霎,直直的插在敌刀的右眼中,他僵住了。

乱藤四郎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手指不停的颤抖。放空背部,仰面躺倒,强行压下自己想要逃离的冲动,选择了相信审神者,所幸不负所望。

天知道控制本能对于一把刀来说有多难。

“还好吗?”马背上的少女向他看来,目光并无悲喜忧虑。

“托您武运。”他笑了一下。

马蹄在他的身侧不安的踢踏几下,审神者想了想,还是俯下身,对他伸出了手。


—FIN.


——blank talk——

最近回归刀男坑,发现乱的粮依然不多,只好再次自割腿肉……

关于乱藤四郎这把刀,说实话我不喜欢极化后他的样子,过于萌化,于是非常期待阿官可以出一个服饰切换功能,可以让我把极化的乱切回以前的样子(一生一次的恳求(土下座

关于伪娘设定,仅仅因为是乱刃就设定成这样,感觉有点牵强啦毕竟后藤也是乱刃……虽然现在也很可爱,但还是不想把他写成一个女孩子,毕竟是一把刀。


说了一堆废话大概就是想表达……我家的乱超可爱的!